巩氏祠堂 > 五忠烈

一、巩信

宋史、列传、忠义:

巩信,安丰军人。为荆湖都统,沈勇有谋。本隶苏刘义部曲,文天祥开督府,刘义以信与王福、张必胜诣天祥。信官至团练使、同督府都统制、江西招讨使。初至都府,天祥以义士千人付之,信曰:「此辈徒累人尔。」乃招淮士数千自随,然常怏怏曰:「有将无兵,其如彼何!」天祥自兴国趋永丰,大兵追其后,信战于方石岭,中数矢,伤重不能战,自投崖石而死。士人葬之,颜色如生。赠清远军承宣使,立庙旌之。 注:安丰,今淮南

二、巩彦晖

巩彦晖,易州人,与兄彦荣俱以武勇称。初,彦荣经百夫长隶千户何伯祥麾下,累有战功,后告老,以彦晖代之。诸军伐宋,彦晖从破枣阳,斩首甚众。万户张柔之驻曹武也,彦晖与伯祥别将一军破大洪诸寨。宋人出荆、鄂,选兵二万救之。彦晖与伯祥逆战,斩首五百级,生擒曹路分等一十六人。是夜,宋兵来攻,彦晖率甲士三十人,追击于曹武镇,敌溃走,擒其主将以归。战光州,柔军于东北,夜二鼓,命彦晖率劲卒二百伏西南,五鼓,东北声振天地,彦晖植梯先登,众继之,破其外城,遂急攻,并其子城破之。战滁州,彦晖率浮浑脱者十人,夜渡池水,入栏马墙,杀守军三铺,焚其东南角排寨木帘,大军继之,比明拔其城。会大军攻黄州,诸将壁垒未定,有舟来觇,柔遣彦晖伏甲二百于赤壁之下。敌军夜半果水陆并至,彦晖等曳枪俟其半过而击之,敌大挠,死者无算,生擒十七人。师还,又破张家寨,以守将献。从攻寿州,夺其门,生擒三人以出。泗州之役,诸将自四鼓集城下,为堑水所阻,黎明无敢渡者,两军交射如雨。彦晖被重甲径渡,敌将来御,彦晖刺其胸搏杀之。众毕渡,至晡得其外城,寻登其月城。彦晖将下,顾伯祥失所在,乃与王进反求之。敌复追袭,彦晖力战,翼伯祥以出,由是伯祥与彦晖如亲昆弟然。事闻,赐彦晖银符牌,俾兼镇抚事。岁己未十一月,兵渡江,次武昌。宋援兵四集,彦晖逆战,有舟数十来挑战,彦晖逐之入湖中,伏出,围彦晖数匝,左右莫能近。彦晖矢尽,短兵接,身被重伤,度不可免,遂投水中。敌援之出,载归江州,见宋官不屈,问以事不对,竟死,年五十六。

长子信,袭授银符,易州等处管军总把。中统三年,从征李璮。至元四年,从元帅阿术南征。九年,从攻樊城,先登,夺其土城,焚西南角楼,杀敌军十人,擒五人。宋将张以舟兵来援,自高头堡战斗八十余里,抵襄阳城下,夺战舰二,获其裨将二人、军八人。十一年,从丞相伯颜攻沙阳堡,率勇士五十,纵火焚其寨,敌军大乱,遂破之。是年,从渡江,与宋兵战,俘生口十一,夺战舰二。继又领军由陆进,直抵鄂城下,杀宋兵数十人,擒江路分一人以归。十二年,战丁家洲,杀宋兵七十余人,夺战舰二。江南平,以功升武略将军、管军千户,镇太平州。十六年,以疾辞。

子思明、思温、思恭。思明初患目疾,以思温袭。及思温卒,而思明疾愈,复以思明袭。思明卒,以思恭袭怀孟万户府管军下千户,佩金符。 注:河北易县

三、巩焴

字成我,号育炉,明真宁县(今正宁县)堡巷村人。明万历二十一年(1591)出生于书香门第,家庭富裕。巩焴小时候就很聪慧,勤奋好学,5岁时就开始读书。对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能通篇背诵,记忆惊人。天启七年(1627)中举,崇祯四年(1631)进士及第,名列第六。是年八月任河南林县知县。

巩焴初任河南林县知县,正是乱世之年。首先废除了有加无已的"三饷加派",一下子减轻了农民的沉重负担,符合民愿,深得民心。林县地处偏僻,文化教育不兴,人才匮乏,巩焴为此心急如焚。他亲自任教课读,辅导莘莘学子,当年就有人中榜登科。巩焴当县令爱民如子,体恤百姓,一身正气,两袖清风,政声大振,百姓有口皆碑。崇祯六年(1633),巩焴调任河南安阳知县。自巩焴到任后由于防范严密,凡有来犯者必遭擒获,使盗匪闻风丧胆,狼狈逃匿,两镇从此才得以安宁。安阳文化教育落后,巩焴大开科试,选拔人才,振兴文教事业,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。当时人称河南有"三廉公",巩焴当为"第一廉公",安阳人为感其大恩大德,又给他建了"生人祠"。以后,他升为礼部祠祭祀主事,继迁本部郎中。崇祯十二年(1639),巩焴调任河南分巡道兼右参议,整饬彰、卫、怀3府。建有军功,以军功夫子赐金12两、竹丝4表。明王朝大势已去,处于风雨飘摇之中,从政十分艰难,巩焴深感独木难支,恨无回天之力,故而心灰意冷,执意离职回乡。由于他任职期间将自己的俸银捐献赈济,离任时两手空空,身无分文,连回家的盘缠也没有。后来得到属吏们的资助才得以成行。崇祯十三年,巩焴离职,先侨寓省城西安(清康熙二年前,真宁县归陕西省管辖),十四年才回到原籍真宁县罗川。崇祯十五年(1642),由于京都河南籍官员的极力推荐,巩焴又被起用,诏任河南巡抚,他未赴任。十六年10月,又补授河南省学政、布政司参政,但他仍居省城西安。他还未来得及赴任,李自成的起义军就包围了西安。早在李自成初攻真宁时,就听说巩焴是好官,于是,就任巩焴为礼政尚书。巩焴避隐未仕。于是只得隐居官家洞,以诗书培育子孙和求学之士,并以诗文会友。四方之名士,如宁夏刘芳名、华国翰等人,常以诗文和巩焴唱合赠答。巩焴还批注《四书》,编修《崇祯•真宁县志》,但因无力刊印,憾未传世。目前,传世的巩焴的文章有3篇,即《泰山庙记》、《重修文庙记》(见之于清折遇兰撰《正宁县志•艺文志》)、《募修真宁万寿寺序》(见之于清赵本植撰《庆阳府志•艺文志》)。清顺治十八年(1663),清兵层层包围官家洞。巩焴坚守不出,死不降清。清兵连攻数日也没攻下。于是清军首领命令士兵进山砍柴围洞,至5月14日,清军将一个大狸猫用蜡裹身,然后用火点燃狸猫尾巴,霎时官家洞成了一片火海。巩焴在这场大火中不幸被熏烧而死,终年69岁。烧死巩焴之后,清军又搜杀巩焴家族之人。因此事发生在三水县,清军认为巩焴是三水县人,于是就在三水县滥杀无辜,遇难者达几百人。"三水没巩家"的话就是由此而来的。

四、巩永固

明史、列传第九光宗九女

怀淑公主,七岁而薨,追册。余五女皆早世,未封。

宁德公主,下嫁刘有福。

遂平公主,天启七年下嫁齐赞元。崇祯末,赞元奔南京,主前薨。

乐安公主,下嫁巩永固。永固,字洪图,宛平人,好读书,负才气。崇祯十六年二月,帝召公、侯、伯于德政殿,言:「祖制,勋臣驸马入监读书,习武经弓马。诸臣各有子弟否?」成国公硃纯臣、定国公徐允祯等皆以幼对。而永固独上疏,请肄业太学。帝褒答之。总督赵光抃以边事系狱,特疏申救。又请复建文皇帝庙谥。事虽未行,时论韪焉。甲申春,贼破宣、大,李邦华请太子南迁,为异议所格。及事急,帝密召永固及新乐侯刘文炳护行。叩头言:「亲臣不藏甲,臣等难以空手搏贼。」皆相向涕泣。十九日,都城陷。时公主已薨,未葬,永固以黄绳缚子女五人系柩旁,曰:「此帝甥也,不可污贼手。」举剑自刎,阖室自焚死。

五、巩德芳

巩德芳(1909~1947)乳名三勋,曾用名张玺。陕西商州茶房(今属陕西丹凤)人。 1924年入两岭朝阳高小读书。1928年离家闯荡社会,担过盐,参加过红枪会,后投军地方武装,从护兵升任商棣仙联保处常备队副队长。1938年4月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9年7月在商洛山区成立抗日人民武装。参加过迎接中原部队突围的战斗,受到李先念、郑位三等领导同志的表扬。曾担任中共第二地委常委、 第二军分区司令员。1947年3月23日,由于战斗频繁,生活艰苦,疲劳过度,因病逝世。巩德芳同志为了国家和人民,戎马一生,是党和人民的优秀儿女。

抗日战争爆发后,中共陕西省委派王伯栋担任中共商洛工委书记。巩在王的教育下,思想觉悟提高很快,积极投入中共领导的抗日救国运动。1938年4月,经王连成、王柏栋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在中共组织领导下,他开始着手从组织上改造常备队。王柏栋被国民党顽固派暗杀后,巩根据中共组织的指示,处决了反动顽固分子谢孝廉,于1939年7月组织中共党员和进步青年100多人,在商洛山区树起抗日人民武装大旗。国民党顽固派千方百计扼杀这支抗日武装,软硬兼施逼巩投降就范。巩以坚定的革命意志和灵活机动的斗争策略,为中共保住了这支抗日武装。

1942年秋,国民党顽固派掀起反共高潮,中共商县地下组织由于叛徒告密遭到严重破坏。巩遵照中共陕西省委指示,率领游击队到陕甘宁边区的马栏整训。当时边区正在开展大生产和整风运动。他们在省委拨款支持下,创办了德记骡马店,领导商洛同志进行整风与生产,并接纳往返商洛从事地下工作的同志。整训后,巩的游击队和其他几支游击队合编为教导团,巩任教导团第二队队长。1945年冬,蒋介石不断派兵进攻解放区,内战一触即发。巩根据中共陕西省委指示返回商洛, 深入发动群众组织武装,不到一个月就建立起一支100多人的游击队。这支游击队配合中共地方组织发动群众开展抗粮、抗税、抗丁,打击地方反动势力,

保护群众,深得人心。巩重视党的统战工作。在积极开展军事斗争的同时,争取团结开明绅士为中国的和平、民主效力。他还不顾个人安危,深入丹江以南国民党区域,通过艰苦的努力,争取两支地方武装起义,参加了商洛游击队。经过教育和训练,这两支武装成为丹江以南对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的重要力量。

1946年4月, 中共商洛工委和陕南游击队指挥部成立,巩任工委委员和指挥部指挥。此后,在中共商洛工委领导下,他指挥游击队按照毛泽东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,打击进犯游击队的国民党反动派,巩固和扩大了商洛解放区。同年7月, 李先念、郑位三等率中原军区部分主力和中共中央中原局机关,由中原解放区突围到达商洛地区。中共商洛工委和巩率领的游击队,全力创造条件迎接中原突围部队,使他们在长途转战后得到休整,受到李先念、郑位三等领导同志的表扬。9月, 经中共中央军委和中共中央批准,豫鄂陕军区和中共豫鄂陕边区委员会先后成立。豫鄂陕边区党委下辖五个地委,豫鄂陕军区下辖五个军分区,巩任中共第二地委常委、 第二军分区司令员。第二军分区辖三个支队,两个独立大队,共300余人。他指挥部队与兄弟军分区配合,主动出击消灭国民党军的有生力量,发展了豫鄂陕边地区的革命形势,开辟了西到长安子午镇,南到湖北两郧,北至秦岭,东到河南卢氏、淅川的豫鄂陕边游击区。

1946年底,国民党纠集九个正规旅、十二个保安团围攻豫鄂陕边根据地。中原主力部队和游击队的大部分成员合编为野战支队转入外线作战,巩和王力奉命率少数游击队员就地坚持斗争。敌军大兵压境,形势严峻。巩以坚强的革命意志和对党对人民的一片忠贞,率领游击队转战商洛地区,屡挫敌锋。由于战斗频繁,生活艰苦,疲劳过度,使他胃病复发, 常常被折磨得难以坐卧,但他用手捂着胃部继续率队战斗。1947年3月23日被病魔夺去了生命。巩德芳同志逝世后,残忍的敌人把他的尸体挖出来,在头上打了一枪,然后洒上鸡血,铡下头颅,悬挂在商县东城门示众。

Copyright@ 2009-2015 HCT-G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备14005259号